“挑战者”白涛:在AI世界闯荡的别样人生

作者:嘉文 来源:转载 2020-01-27

  白涛,华为IT产品线智能TMG主任,智能安防业务产品线(首席)智能应用高级专家,目前负责华为智能竞争力的构建。曾在3M-Cogent、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资深研发工程师就职,是地平线机器人公司早期团队成员,后任比特大陆AI技术产品研发总监,具有10多年人工智能经验,擅长计算机视觉、生物识别、深度学习方向的算法技术研发和产品应用落地。

  1、有些人喜欢安于现状,有些人天生爱挑战,他属于后者。

  2006年,刚刚本科毕业的白涛,站在了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当时,他的硕士研究方向面临着两个选择:一个是技术比较成熟的指纹识别,另一个是在当时来说更具挑战性的虹膜识别。那时,虹膜识别受限制光学成像条件和硬件等方面的限制,还处于一个比较早期的研究阶段。

  白涛:“虹膜和人脸,你觉得哪个精确度更高呢?”

  我:“人脸吧……”

  白涛:“同卵双胞胎的人脸重合度可以达到99.999%以上,如果其中有一个人犯罪,这时人脸识别就无法做到精确识别了,但虹膜可以。”

  “ 在中国做虹膜识别的人比较少的,做得比较好的更少。”就这样,白涛选择了更艰难但也是更有前景的一条路。

  结束了三年的研究生生涯,白涛没有按照既定的人生轨迹去继续读博士,而是选择了接受3M Cogent的Offer。他固执地觉得,在工业界磨炼会比在实验室成长得更快。而对他来说,幸运的是,毕业的第一份工作就能在当时在生物识别领域的顶尖公司就职。

  一套虹膜识别系统有很多技术模块,白涛是从数据标注的底层工作开始做起。也就是一张一张地看虹膜图片,写标注工具,再标注数据工具。虹膜是瞳孔和巩膜中间的环带区域,虹膜区域内外精确边界点标注,平均80多个点。

  “后来,最快的速度是一天能标3000张,可能快到了能打破世界纪录的水平。”白涛笑着说。

  在电影《英雄本色》中,周润发说;“我等了三年, 就是要等一个机会。”对白涛来说,参加国际权威竞赛是能够证明自己多年的努力和能力最好的一个机会。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ndards and Technology,简称NIST)每年会组织虹膜识别技术竞赛,它是一类黑盒测试,由全世界的参赛团队提交相关的算法到NIST,NIST从不同的维度进行排名。“这是一个偏工业界的竞赛,你的算法好不好,应用可不可行,在这个报告中是非常清晰的。在虹膜识别领域,好名次在竞标项目的时候也是很好的加分项。”

  白涛

  2、3M Cogent带来的最大成长价值,让白涛摸索养成了严谨的科研方式和技术落地的思维

  一点一点的算法,一点一滴的磨,磨到一个极限,达到了一个目标再开始下一个目标,“从我要超过你,后来就变成了要超越自己。”对白涛来说,最兴奋的一刻,不是在竞赛中取得名次,而是他们的算法性能甚至超越了虹膜识别算法的发明者、“大神”级别的Daugman教授。

  在3M Cogent期间,白涛主导开发的虹膜识别产品成功竞标了全球最大的印度国家生物身份识别系统(UID,又称Aadhaar项目)虹膜采集项目。

  白涛回忆到,当时的一个巨大挑战是虹膜采集。“如何进行采集高质量的虹膜图片?”是白涛必须要攻克的一个课题。需要写一套核心算法,并和硬件、光学进行联动。由于当时没有规范的实验室,完全是自己造场景、采集测试。”比如说,在强光或者黑暗中的不同光线条件下,以及在各种动态运动场景中测试我的算法。“

  单单是模拟强光下的采集,就做了整整一个多月。在理想国际大厦办公区的茶水间,每天12点左右阳光最毒辣的时候,白涛都会在那里对着太阳光采集自己的虹膜,一遍一遍进行测试,光线不够的时候还会打手电筒照射眼睛。

  “那段时间几乎每天眼睛里都是血丝。” 而最后的结果显而易见,设备竞标成功!

  3,梦想这件事,如果没有勇气,就无法坚持;如果没有执念,就无法抵达。

  白涛在3M Cogent参加了最后一次NIST虹膜识别竞赛,那一次,定位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99.8精度,再往上突破已经很难了。对白涛来说,在技术的高度已经接近“天花板”的时候,下了一个决心,不在原地徘徊,选择去拓展技术的广度,在更广阔的人工智能领域探索。

  2013年,白涛进入了当时刚刚成立的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这也是中国第一家深度学习研究院。

  “当时IDL成立,要开辟新的方向,进去之后就开始研究图像搜索。一开始做包包的搜索,就是说,看到别人背的好看的包包,就拍照搜一搜同款。”

  与虹膜识别的挑战不同,图像识别挑战的是柔性物体识别,以及识别精度的问题,比如拍一个人背包的照片,照片里面会有很多背景和物品,需要通过算法先将包包的位置自动定位,再切割出来进行识别;之后就是数据检索,可能要从一、两亿图片中检索出它的同款,所有细节都要一致,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

  据白涛回忆,在当时的研究阶段,和一家知名的奢侈品电商合作,他们拉过来一箱非常名贵的包包,拿来给他做测试。

  白涛:“最贵的一个是100万。”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突然觉得很有趣又好奇:“但是,从技术的视角,你怎么看这个包呢?”

  “的确,算法统计层面会有很多维度,但有一个视角和你们消费者是接近的,就是我会很关注材质,把材质的信息也加到算法中。甚至包的产品信息和相关信息也会加进去,当搜索这个包之后,它的历史、产品介绍也会给大家展现出来。”他说。

  就这样,白涛在百度的两年间,从包包开始,AI图像识别拓展到了服饰,鞋、药品、字画等,后来拓展到了全品类。而这个技术陆续应用到百度体系中的很多平台上,例如手机百度、百度轻拍、百度购物、百度图片搜索等。

  4,有的人总把改变世界挂在嘴边,而有的人用自己的行动正在改变世界。

  很多人把2015年定义为“人工智能的元年”,那时,全世界范围内开始了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热潮。白涛选择了进入AI初创公司——地平线,做从0到1的事情。

  白涛:“当时去的比较早,是第九号员工。”

  我:“为什么选择地平线?”

  白涛:“我的目标是做‘AI+落地’,有机会去见证AI对世界的颠覆性影响,不是很酷的事情吗?地平线是和我坚持的方向最契合的。”

  据白涛回忆,2015年,在人工智能的风口上,很多方向是不定的。这批早期创业团队开始在无人驾驶、智能家居、智能安防等多个领域,探索落地的场景和可能性。他认为,智能安防是AI应用到社会生活中最落地、最务实的,也是最能够产生价值的一个方向。

  我:“对你来说,那时候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白涛:“技术上没有新的挑战,以前是检测包包和物品,现在是识别车或者人脸,在百度的时候,可以用更多GPU进行检索,不用顾虑算力,但在实际的应用中,卖给客户不能那么贵,要更多地从成本方面考虑。在一定硬件成本的前提下,来打磨技术。这个挑战很大,也是最有意义的。”

  回忆起在初创公司的几年间,白涛满是感慨,他经历的第一个项目是智慧园区端到端落地,很多一线的工作都是他亲力亲为,工厂的闸机、摄像头的安装,打电钻……“你只有任何事情有时候亲自干,在指导别人的时候才有说服力。”

  从0到1,开拓商业方向,搭建算法,数据,应用的闭环,带领团队研发极致人工智能技术,并在智慧安防,智能交通,智慧园区,车载安全等多个领域进行成功应用并获得商业成功……

  人工智能经历了黄金十年,白涛也在他的人生赛道中快速奔跑着。

  5、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结果又如宿命般的必然。

  一次偶然的机会,白涛和华为IT产品线的领导在一个饭局上聊了6个小时。“商业模式的想法、技术思路,我们的观点,都很契合。” 2019年4月,白涛进入了华为的智能安防业务线。

  “华为比较务实,我个人也比较务实。对我来说,在华为是没有过渡的,我不需要有过渡时间。”刚刚入职,白涛就被派到阿联酋的项目基地去解决一线的问题,后来又去了其他两个局点,每个局点都有棘手的问题,已经圆满解决了。

  此前,安防的技术体系是相对不规范的,现在,白涛会给出一个方案,涉及到架构方面,算法层面、项目层面和客户层面。“跟大家的印象不一样,大家认为华为分工比较明确的,可能我在这儿是一个例外。”他笑着说。

  在10月份的安博会上,白涛只用了20天主导做的跨境追踪系统,端到端打通了两个系统,引起了现场的很大反响,当时的实战的演习,现在已经进入到了产品化阶段。

  我:“进入华为的这半年,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白涛:“感想就是,华为做智能安防是认真的。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希望把AI赋能安防、赋能百业这个事能够做好,能够在这个过程中出我的一份力,只有到大的平台才有机会,小的公司我只能改进一个点,大的平台可以把点做成一个面。”

  我:“这些年一直在坚持的事情是什么?”

  白涛:“一直在坚持编代码,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因为手不能停。”

  人工智能经历了黄金十年,白涛也在他的人生赛道中不停奔跑着。“AI赋能安防、赋能百业”——他的挑战之旅仍在继续。

发布
X
第三方账号登录
  • 微博认证登录
  • QQ账号登录
  • 微信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