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抵不过“七年之痒” 谷歌与DeepMind经历了怎样的风风雨雨

作者:贾桂鹏 来源:原创 2021-09-30

  七年前,谷歌曾收购一家名为DeepMind的人工智能公司,虽然近些年,谷歌在其身上投入和收入都不少,但现在双方的关系似乎很微妙。

  其实,DeepMind在人工智能领域可谓是家喻户晓,这家以探索最前沿技术为己任的公司在2010年成立于英国,过去的几年里创造了很多令人瞩目的成就,比如,他们让AI首次在围棋上超越人类,在星际争霸2游戏上达到职业玩家水平,还有破解蛋白质分子折叠问题,解决了生物学家50年来的重大挑战等。

  但随着DeepMind的能力越来越强,他们=始终不放心将AI技术的控制权交给某一家科技巨头手中,因此,几年来,DeepMind一直想的是怎样与谷歌分家。

终究抵不过“七年之痒” 谷歌与DeepMind经历了怎样的风风雨雨

  神奇的DeepMind横空出世

  也许谈到DeepMind大家最熟悉的就是那个在围棋界呼风唤雨的AlphaGo,但这只是他们的一个成就,还有很多AI相关的研发与他们有关。

  DeepMind Technologies最初是由Demis Hassabis,Mustafa Suleyman和Shane Legg创立的,他们都是人工智能的爱好者,也有些人将他们视为深度学习的先驱者。

终究抵不过“七年之痒” 谷歌与DeepMind经历了怎样的风风雨雨

  自成立以来,DeepMind Technologies已经在美国、加拿大和法国开设了研究中心。

  但是,DeepMind在通用学习算法方面非常有趣,它不仅可以改善这一领域,还将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人类大脑。该公司已经开始通过开发能够玩各种不同游戏的系统来实现这一目标。其中一位创始人提到,他们相信,当一个程序可以玩各种不同的游戏时,就可以达到人类水平的人工智能。

  他们的策略得到科学研究的支持,这些科学研究证明,像象棋这样的游戏可以提高战略思维能力。通过学习如何玩这些复杂的游戏,机器将获得思考和采取战略行动的能力。DeepMind的通用学习算法让机器可以通过游戏化学习,尝试获得类人的智力和行为。

终究抵不过“七年之痒” 谷歌与DeepMind经历了怎样的风风雨雨

  尽管该公司对实现人类智能的机器学习非常感兴趣,但它对使用这些技术的安全性也有客观的看法。

  而在2020年,一个困扰生物学家50年的难题,也被DeepMind解决了。

  DeepMind推出了一种名为AlphaFold(一个用人工智能加速科学发现的系统,它基于蛋白质的基因序列,就能预测蛋白质的3D结构)的算法。并在有“蛋白质奥林匹克竞赛”称呼的国际蛋白质结构预测竞赛(CASP)上,击败了其余的参会选手,能够精确地基于氨基酸序列,预测蛋白质的3D结构。

终究抵不过“七年之痒” 谷歌与DeepMind经历了怎样的风风雨雨

  五十年来,蛋白质折叠一直是生物学的巨大挑战。分子折叠方式变幻无穷,其重要性很难估计。大多数生物过程都围绕蛋白质,而蛋白质的形状决定了其功能。只有当知道蛋白质如何折叠时,我们才能知晓蛋白质的作用。

  而后,为了支持生物学和医学研究,DeepMind与欧洲生物信息学研究所 ( EMBL-EBI ) 合作创建了第一个AlphaFold DB,并免费向学术界开放。这是迄今为止人类蛋白质组最完整、最准确的高质量数据集,它比人类通过生物实验确定的蛋白质结构的数量还要多两倍。

  在DeepMind取得的很多成就里面,都是在谷歌投资的前提下完成的,但是现在有消息称,DeepMind要脱离谷歌的控制,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七年之痒”的背后藏着什么秘密

  此前,《华尔街日报》报道显示,DeepMind与谷歌分离的谈判于2021年4月结束,但目前来看,最终谈判显然没有达成协议。多年的谈判,加上谷歌AI部门最近的动荡,让人怀疑谷歌能否保持对AI这一对其未来至关重要的技术的控制权。

  在收购之初,很多人都看好这两家公司的合并,认为他们是“天作之合”。也的确如此,收购结束之后,谷歌获得了一个大型人工智能研究机构,而DeepMind获得了足够资金支持,向着通用人工智能迈进。

终究抵不过“七年之痒” 谷歌与DeepMind经历了怎样的风风雨雨

  但度过“蜜月期”之后,双方就陷入了紧张的局面。DeepMind的一些员工认为自己是学者,在与谷歌进行沟通时,会与后者臃肿的官僚机构之间发生文化冲突。

  而且,2015年谷歌重组为Alphabet,以给予风险更高的项目更多自由度。在那之后,DeepMind也试图使其成为Alphabet的一个独立子部门,并拥有自己的损益表,但始终没有达到其想要的效果。

  其实,另外一个让DeepMind想要脱离谷歌的原因是,虽然,DeepMind现已在Alphabet内部享有高度的运营独立性,不过该公司还希望能够实现法律自主权。DeepMind总担心谷歌有一天可能会滥用其AI技术,它的高管们多年来一直在努力疏远这家人工智能公司与谷歌的关系。一位前雇员表示,DeepMind 的主要压力之一是可能将业务卖给一些不信任的人。

  据了解,由于担心谷歌的监视,DeepMind的一些员工已经在使用加密消息应用程序进行通信。

  于是,2017年在苏格兰的一次公司会议中,DeepMind的领导们向员工透露了其与谷歌分离的计划。在谈判中,两名参与谈判的人士称谈判协议要求Alphabet继续为DeepMind提供资金,并获得其技术的独家许可,条件是Alphabet不能跨越某些道德红线,例如将DeepMind技术用于军事武器或监视。

  不过,一份谷歌与五角大楼之间的有争议合同披露了Maven项目,引起谷歌内部轩然大波,有人指责他们卷入了战争行业,这在DeepMind内部敲响了警钟。

  而且在之后,谷歌发布了一套管理其人工智能工作的原则,其中的指导方针类似于DeepMind已在内部制定的道德规章,这彻底激怒了DeepMind的一些高层领导。双方的矛盾走向了不可调和。

  虽然,七年时间里,DeepMind和谷歌的合作毫无疑问获得了众多的成效。DeepMind新闻发言人也曾表示:“DeepMind在谷歌的支持下获得了在人工智能领域更大的科研提升,逐渐破除一个个科研的难点。”

  但或许学术界、专家学者与企业的分歧确实就没法调和,也导致DeepMind和谷歌最后也会迈入到“分手”的那一天。

  写在最后

  对于DeepMind的发展,其掌门人Hassabis拥有一个信仰,那便是人工智能技术不应该被某一家企业所操纵。而我们期待的是,DeepMind能保持初心,期待他们继续用AI技术惠及人类。

发布
X
第三方账号登录
  • 微博认证登录
  • QQ账号登录
  • 微信账号登录